小艾·高三陷入死亡

这er小艾(筱艾)
我高三了大家再见(我怕是要淡圈了)
渣画渣文嗯基本上是一个节操粉碎机。
开学了我更加咸鱼了。
叫小艾就可以了!【敲黑板】
凹凸:安艾,雷卡
小英雄:切爆,出茶,尾叶,以及all爆,实际上除了胜茶和胜出都能吃,只是不产。
本命是切岛。
APH:all英all,很博爱的
阴阳师:晴乐,博狼,夜桃
是个在少女心和腐女心之间游走的智障 (๑•̀ω•́๑)

晴乐·失(BE)

神乐怔怔的望着面前白发男人的笑脸,握住了他轻抚着自己脸颊的手。这是晴明第几次在神乐向他表达着自己的迷恋时,用温柔的笑容和动作糊弄过去了呢、连她自己都数不清。晴明总是能一言不发的抱住她,温暖的手掌摩挲着她柔顺的发丝,安抚着她不安的恐惧的心情。
这一切仿佛理所应当,就像父亲对女儿、哥哥对妹妹那样单纯而美好的情感。他从不会再多做些什么,从来都不贪恋神乐温和柔暖的嗓音,美丽姣好的容颜…以及她炙热的爱恋。
她明白、她什么都明白。
为他使用这被深深诅咒着的力量,为他献上这副矮小单薄的身躯,为他展现这伤痕累累的灵魂。只要能留在晴明身边,她什么也不要了。
“最近京都很多人们都陷入了沉睡。”蝴蝶精摇着铃鼓走到安倍晴明身边,担忧的注视着他。“他们的梦还在,但是却变了模样…如果两天之内没能恢复,那么他将永远停留在梦中。”
“为什么会醒不来呢?”晴明握紧手中的折扇,眯起狐眼瞧了瞧他身边的神乐,从黑夜山之后他真的听不得梦境的骚 动,他怕她被夺走。
“您知道的,人总有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或人或物…怕是妖怪作祟,我和食梦貘也无法将他们引导出来…只能请您相助了。”蝴蝶精稚 嫩的嗓音却没能减弱话语中的沉重,她是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但她更清楚责任的重要。
晴明点了点头,转身看向神乐。他知道她真实的心意、但他无法给予回答,这乱世之中他没有自信能护她一世周全,甚至次次被她保护。于是一直采取着不明不白的态度,他暗暗发誓,等一切都结束了…一定会补偿她。
他弯下腰与神乐平视,伸手理了理她的短发,用平和的语气说道“神乐,你能留在这吗?”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晴明、我的力量只为你而用,如果不能和你一起的话,我的存在本身就是无意义的。”她扯住他的袖子,瞪着他湛蓝的双眼。她心中的晴明又温柔又绝情,他爱世间森罗万象,所有的人、妖怪都是他要保护的对象……自己又有什么特别的呢?不过是这其中包容着的一粟罢了。所以只要这关乎万物苍生,晴明就不会只顾及她一人。
“…那好吧。”他叹了口气直起了身子,心理翻腾着不详的预感。
【不够啊…还不够。这些人的执念并不够强烈。】
晴明睁开双眼,方才的声音模糊却又清晰,不知是男是女,但是他想说的话却流淌了出来。
他左顾右盼却不见了他最重要的、那个小小的身影。空荡荡的梦中夹缝只剩下他一个人,怕这也是那妖怪的把戏。
“神乐…”他念着她的名字,在空荡荡的地方来回奔走着、没有尽头,就像周围有着不可见的屏障一般。
【安静些吧,我找到我要找的人了。】
又是那个声音,晴明大约已经明白了是这声音的主人拐走了神乐。
“你…想做什么?”一向冷静的他此刻双眼张的像是要裂开一般,拧在一起的眉毛和紧紧 咬住的牙齿让他原本清秀 英俊的面容看起来狰狞可怖。
没有回答,但是神乐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赶忙向她在的地方跑去,却被屏障挡住了去路。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砸着屏障希望能被神乐注意到,可她依然头也不回。
晴明在屏障上贴上符咒,使它们爆裂开来,可是面前的屏障毫无损伤。
【神乐,你在这啊。】屏障那边,晴明看见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他牵起了神乐的小手,对着她微笑。
“不!那不是我!神乐、神乐!!!”他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被屏障阻挡,无法传达。
“晴明?”神乐发觉自己的手突然被她熟悉的温度包裹,有些不可置信的抬起了头。他从来都不会这般的主动触碰自己。
【嗯?】他回头望着神乐,眼里和她心中的晴明一模一样的温柔的水色,令她沉沦。
“那个…妖怪…”【别担心,刚刚我找到它了,已经教训过了,接下来交给蝴蝶结它们,我们沿着梦的夹缝回去就好了。】
神乐紧紧握着晴明的手,也许这只是他在担心自己吧,对呀,因为晴明很温柔嘛。事情顺利解决就好了…从今往后,她也会一直一直在晴明身边…可这样真的好吗,她真的满足于此嘛?
她叩问自己,得不到肯定的答案。
回到庭院里,小白蹦蹦跳跳的迎接他们,樱花树摇曳多姿,她熟悉的一切,真的是美好极了。
——可是、不要,不要啊!只是晴明重要的人之一什么的不要!
想成为他的唯一。
“晴明,我喜欢你,最喜欢你…”神乐也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推了一把,鬼使神差的从背后抱住了【晴明】。
她无论多少次都会说、就算晴明依然会用暧昧不清的态度来敷衍她,她也会不停不停的说下去。
她的指尖传来的令人心跳不已的温度,是他的双手的温度。
【神乐,放手吧。】他的话叫她愣在了原地,这是他终于厌烦了自己那样总是粘着他的态度了吗?她虽说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却还是止不住心口被捏紧了一半的疼痛,她轻轻垂下手,大滴的眼泪不住的在她白 嫩的脸颊上狠狠的划下痕迹,每一道痕迹都带着灼烧一样的疼痛。
突然眼前一片黑暗,她整个身子被柔暖的气息包裹着。【晴明】正像是对待心爱的宝物一半用细腻的力度的抱着她。
【抱歉,原本没打算让你哭的】他用下巴蹭着她的头顶。这样的温柔算是什么?愧疚还是心软?神乐气愤的推搡着他的胸膛,想从这份虚假的爱恋里挣脱出来。
【别反抗啊,我也爱你,神乐。】他犹如魅妖的迷 魂香一般的声音穿透了她的耳膜,明明如此清晰她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晴明?”她抬起脸来望着他那满是笑意的脸,希望得到答案。
【以后由我来拥抱你,神乐。】他唤她的名字时那样的温柔,让她无法怀疑他的心意。他狐眼中热烈的如业火一般的那份感情却叫她无所适从。
他何时用这种眼神看过她。
但是这正是她想要的眼神。
“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晴明听见蝴蝶精的声音,费力的睁开双眼,自己正躺在庭院的树下,身边的神乐正在酣睡。
“镇上的人都醒来了…只是…”蝴蝶精不敢看着他的眼睛,无法找到委婉词汇的她将一句话变的支离破碎。
他想起了梦境中发生的一切,背后直冒冷汗,他对蝴蝶精点了点头,示意她不用担心,接着说下去。
“神乐大人她…代替镇上的人永远迷失在梦中了。”她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见小白扯住了晴明的靴子避免了他掐住蝴蝶精的脖子。
“神乐…神乐…不会的、不会的!她为什么要…不可能这不可能!”晴明痛苦的跪在地上,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晴明大人!请冷静下来!”“大人…!”
晴明涣散了目光跌坐在地上,飘忽不定的视线落在神乐身上时突然恢复了焦点,他像个疯子一般的爬到她身边,紧紧抱住她单薄的身子。
“晴明大人…她并没有死亡,而是沉睡,所以不要太难过了。”蝴蝶精趁着他抱住了神乐所以恢复了一些理智,赶忙说到。
“嗯…我会等的,等到她醒来。”他紧紧的将她失了灵魂的躯壳锁在怀里,他明白的、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如果他不是那样的放不下森罗万象,如果他不是那样自负的相信着神乐不会离开他,如果他不是那样模棱两可的回答神乐的告白……可惜这都只是如果。
神乐靠在【晴明】的怀里,他依旧在纸上抄写着优美的诗篇,今日诗篇的主题在歌颂着她最想从他身上得到的、爱情。他时不时低下头吻吻她翘 起的发梢,粉 嫩的脸蛋,甜蜜的嘴角。
这般热情的爱着自己的晴明,真好啊,好的就像幻想一般。神乐何尝不知道这只是一场梦,现在抱着她的晴明不过是那个梦境中的妖怪为了留下她而按照她的执念制造出来的幻像罢了。
她明白,什么都明白。
但是真的晴明又不爱自己,那种令人窒息的痛苦她再也受不了了。
“晴明…”她糯糯的向她撒娇。
【嗯?】他眯起双眼,俯身吻住了她柔软的唇 瓣。短暂的亲吻结束之后,映入眼帘的便是那笑容,何等的幸福。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


—Fin—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