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艾·高三陷入死亡

这er小艾(筱艾)
我高三了大家再见(我怕是要淡圈了)
渣画渣文嗯基本上是一个节操粉碎机。
开学了我更加咸鱼了。
叫小艾就可以了!【敲黑板】
凹凸:安艾,雷卡
小英雄:切爆,轰出,出茶,轰百,上耳以及all爆,cp太杂了我emmmm
本命是切岛。
APH:all英all,很博爱的
阴阳师:晴乐,博狼,夜桃
是个在少女心和腐女心之间游走的智障 (๑•̀ω•́๑)

毫无意义。

只是纪念一下初中的时候被拒绝了的恋爱,而且后来就更加沉迷于纸片人在三次也没有再喜欢过谁。
也不是念念不忘,只是上了高中之后完全换了环境很不适应,觉得大家都相处方式很奇怪、更别说喜欢上谁了。
我原本小学和初中实话说是个不起眼而且不怎么样的学校,学校的大家很多都是普通的进城务工人员的孩子,普遍比较实诚。考上了市里示范性高中之后总觉得相处模式很奇怪,自私与攀比、相互瞧不起,而且消费水平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总觉得话题很难进行。
我曾经觉得喘不过气来。
不过好在适应了,因为实在人也是有的,我的高中生活没有那么痛苦也没有那么开心,普普通通。
再说到曾经喜欢的人,因为大家都父母都是在讨生活,所以变动很常见。在初三的寒假他要回老家,接着就会在那边上学,秉着再也无法见面的想法,我坦白了心思。
他拒绝的话也很老套,我和你做同学很开心,我们永远都会是好朋友好兄弟。
没错了,我早就知道结果,因为我性格非常男孩子气所以我并不惊讶。往后也就普通的恢复了以往的兄弟关系,偶尔联系也没什么尴尬的,普通的闲话与调侃。
有人怂恿我说大学和他考同一所,追过去就好了。
我真的很想笑了,少女呀控制一下自己的恋爱脑,我就算追过去了又能怎么样啊?那可是一个认真的拒绝过我的人呀。
我确实是个比较长情的人,这话自己说来害臊,但是情不一定是恋爱,慢慢那种热情淡了之后变回朋友其实反倒更自在了。
我在祖国的西北边陲他在东南沿海,我春天吹着沙尘暴他吹着台风,总觉得有些想笑。
只是最近和朋友谈到了以前喜欢的人想起了些事情,就分享一下∠(ᐛ」∠)_
我其实是不是应该去产粮(。-`ω´-)
还是我家cp比较重要啊毕竟✧*。٩(ˊᗜˋ*)و✧*。
溜了溜了( *・ω・)✄╰ひ╯

少女漫画画风是照着画的、不擅长的画风果然是onepiece,这种一大片眼白一点点眼球的我一直都很苦手,实际上小英雄也是,完全无法表达眼神_(:з」∠)_

我喜欢的画风怎么说,完全没有画出我喜欢的那种华丽感,其实应该是线描装饰画的那种非常细腻装饰性非常强的感觉(我要是会画我早就用这种画风了。)

问卷真好玩。

是自我满足。

是满嘴跑火车(???)非常攻非常主动的你。
其实是我本人的性格了×

【切爆】牵手

。没啥脑子的小甜饼
。以交往设定
。非得短小,一发完

切岛最近有些奇怪。
他和爆豪走在去买教辅书的路上,热闹的商店街自然是少不了一对对牵着手满脸洋溢着幸福的恋人。
“真好啊,那样的。”切岛一边好像漫不经心的看着一对牵着手缓步前行的情侣一边笑呵呵的说到。
“啧,腻腻歪歪的有什么好的。”爆豪却是一副完全相反的态度,一边咂嘴还一边把手插进了兜里。
切岛的手停在半空,只好悻悻的收了回去。
从期末考试之后已经交往了一月有余了,切岛很想要一些恋人间的举动,但是爆豪似乎并不这么想,连手都不给牵一下。
上次在神野的时候也是,毫不留情地甩开了他的手,那次说是旁边有同班同学在所以害羞,那现在呢?为什么也不让碰。
切岛心里很是不服气的,也不打算善罢甘休。
放弃也太不爷们了。
爆豪正在专心致志的浏览着手中的习题册,切岛瞄准他准备翻页的手,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好巧不巧的,爆豪合上了册子扔给了他。
他知道这是让他买了这本习题回去每天按量写完呢,切岛知道爆豪选的题测都很有用,就乖乖的抱在怀里去店老板那付了钱。
买好了教辅书,两人打算一起去吃个拉面填填肚子。
爆豪把手放在桌面上等面,切岛又瞄着时机悄悄伸出了手,然而这家店的拉面大叔实在是来的太是时候了。
他将两碗热气腾腾的汤面摆在他们俩面前,爆豪立刻拿起了筷子一言不发的吃起了面条。切岛也只好吸溜起面条。
真男人吃面条几乎是不做咀嚼的,很快就吃了个盘干碗净。
等地铁的时候切岛又悄悄朝爆豪伸出了手,他却恰好抱起了胳膊。
回到宿舍里切岛自然而然的进了爆豪的房间写今天的习题,他看着对面的爆豪又偷偷摸摸的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爆豪的左手却抬起用来用手背撑住了脸颊。
这个人怎么把自己的手藏的这么严实?
切岛差不多是无计可施了。
他动了动嘴,深吸一口气准备使出最后的绝招。
“你有完没完?我不想跟你牵手,该死的适可而止一点!”爆豪实际上早就察觉了他的意图,更清楚他已经准备直接把想牵手的要求说出口了。所以他的自动铅笔就精准的摔在了切岛脸上。
“为什么啊?!我们不是已经交往了嘛?我喜欢你呀,想牵手难道不是应该的嘛?”切岛听到他的话蹭的站了起来,赤色的眼瞳映着面前的恋人,显得有些委屈。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不想就是不想,题做完了就立刻滚出去!”爆豪摆着一如既往的恶人脸,推推搡搡的把切岛挤兑到了门口。
只要变得强势起来,切岛这种老好人是不会再过多的固执己见去引起对方的不快,爆豪在心里打着算盘,只要现在对他发火,他以后肯定不会再提了。
可他失策了,切岛比他想象中的要更喜欢他,喜欢到平时和事佬的态度都会因为爆豪的拒绝而烟消云散。
切岛趁机抓住了爆豪的手,紧紧攥着。
“你他妈的有完没完!给老子放开!”爆豪急着想抽会自己的手,一张脸都涨得通红,口中的言语越发不堪入耳。
但下一秒他停止了那副被人踩了尾巴的样子。
切岛握着他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着,原本时时刻刻都浮在红发少年面上的阳光般的笑容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垂下的黯淡的赤瞳和微微皱起的短眉。
“我真的很喜欢你啊……”不知道是在对爆豪诉说还只是单纯的喃喃自语。
“为什么?”
四目相对,爆豪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到底还是败给他了。
“硝酸甘油。”“啥?”
“都说了我手心的汗是硝酸甘油了!你是不知道那玩意多容易炸吗,还在这问为什么为什么的故意找茬是吧!”爆豪一遍气急败坏的吼着一边在手心引发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爆破,他认为这样就能让切岛理解并且放开他。
可那双握紧他的手坚定无比,没有被撼动丝毫。
切岛发动了手部的局部硬化,完完全全的抗下了他的爆破。
切岛脸上绽开了暖洋洋的笑,他深爱的恋人不是拒绝自己,只是在笨拙的担心着自己强大的个性会伤到他。
“我说过吧,我是你坚定不移的战马,怎么会因为这种小事连手都不敢牵了啊?”他捏着爆豪的手更用力了些,将那个闹脾气的人拉进身边,抵着额头。
爆豪瞪着切岛笑意盈盈的双眼,在心里笑话自己怎么会为这小子做多余的担心,怎么会不信任他的能力和他喜欢他的强烈的心情。
爆豪的嘴角上扬,是一如既往地嚣张跋扈的弧度。
“这么说你胆子够大咯?”
“那么、接吻敢吗?”

——END——

以下全是废话。
今天我氪了的《切爆了解一下》那本到了,晚自习激情阅读全看完了,切爆太好了太太们太棒了我太激动了所以今天晚上疯狂产粮,吃了好粮自己也会想产ww

觉得自己八百年没有手绘了,今天期末考试完没作业晚自习美滋滋ww
我永远喜欢KAITO!!!

“今晚可不会让你回去了。”


迟来了好久的婚贺???
牵了我的手就是我的人了。
我后天就期末考了居然还在这浪我真是emmmm所以总觉得画的不理想等我高三毕业了再改吧(喂)
热爱乙女的我经常会听见乙女男主们这么说,觉得很适合池面的咔酱(虽然他是下面的)

有一点小女孩的自我意识过剩ww想被别人知道又不想被别人知道的恋爱ww

爱与显 【雷卡×安艾】

1.有只瞎开导雷狮的安安出现
2.这个雷总有辣么点傻
3.是个甜饼,食用愉快ww


晨光还未遍及大地,只是遥远的东方天空微微泛着象征黎明的青白色。
安迷修抱着野花扎成的花束从花田里快步走出来,他琉璃样的双眼中掩饰不住的兴奋暴露了他手中鲜花的去处。
“安迷修,一大早就一脸傻相的是要去哪儿啊?”略微有些哑的男声从背后传来,他将怀中的花束抱紧了些,转过身对上正满脸嗤笑的嚣张跋扈的青年的紫瞳。
“与你无关吧。”安迷修并不想理会他,他只想把自己与这无序的邪恶划清界限,更何况他从未成功与雷狮海盗团的任何一人进行语言沟通。
偏偏雷狮还就这么跟了上来。
“恶党,如果你想与在下一战,过了今日,在下奉陪到底。”安迷修绷着脸,有些不耐烦的加快了脚步。
“少自恋了安泥鳅,我是要去餐饮区吃早饭,和休息区是顺路的好吗。”雷狮咋舌,斜了安迷修一眼。
在安迷修问出你为什么知道我要去休息区之前,雷狮堵住了他的问题。
“给那个小丫头片子送花?”雷狮知道安迷修和艾比开始交往了,而这正是今日他搭话安迷修的原因。他一直都是任性而为自由自在,从来都没有为了某个人去考虑什么,但是那种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他和卡米尔开始交往了。
雷狮很想知道安迷修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喜欢的对象,因为他对待他心里的人总是过于随性,不懂得什么小心翼翼,恰巧遇到了安迷修这种几乎是按照教科书长大的细心的家伙,虽然不情愿但姑且问问看。
“啊,算是赔罪吧。”提到艾比的一瞬安迷修紧绷的扑克脸缓和了下来,湖面样的双眼亮起了粼粼的光。
“昨天在下把救下的女性背到了她的伙伴身边,艾比小姐很生气,说在下是中央空调、是大笨蛋呢。”安迷修叹了口气,看向怀里的花束。雷狮的视线也随着他落在了那束花上,亮晶晶的,露水让花朵看起来娇艳欲滴,就算是一向认为鲜花不过是脆弱无用的装饰品的雷狮也觉得好美,真的好美。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扎花的人的娴熟和热情。
“所以就想着让她意识到她在我心中与其他女性是不同的。”他爱怜的看着怀中的野花的花束,嘴角优美的弧度洋溢着幸福。“我就在花田里待了一晚,想送她缀着清晨露水的花朵。”
雷狮觉着如果那个小姑娘听了这番话一定会感动的一塌糊涂,一冲动就将自己的一生交付于他吧。然而雷狮实际上挺讨厌安迷修这样的一往情深,因为他那些真情流露在他听来都像是蹩脚的情话,恶心极了。
“那不就是你一贯的作风吗?你又何必道歉。”雷狮咋舌,他知道如果不是安迷修这样好管闲事的性格,他们两个根本就不会相识相知更不会相爱。
“你怎么会懂,艾比小姐这不过是在向在下撒娇,在下高兴还来不及呢。”他显得有些洋洋得意。
这样的安迷修的确是少见,雷狮没有打断他,只是插着兜继续走路听着他说。
“这就证明了她想要在下更多的爱,也就是她很喜欢在下。”雷狮撇着嘴眯着眼,嫌弃的看着安迷修,他要是只狐狸的话,现在尾巴要翘上天把凹凸星戳穿了。
但看着安迷修傻乎乎的样子,再想着那个小女孩对他百般依赖的模样,心里到还是有那么些不是滋味的。
他觉得他和卡米尔一点也不像恋人,特别是交往到现在,卡米尔对他的态度和交往前、和儿时无半分变化。
卡米尔从来都是个独立的人,别说依赖那种奢侈的玩意儿,他快要拒绝他的一切帮助,不停的告诉雷狮他是个多么有能的人。
所以他根本就不需要雷狮的照顾。
雷狮摇了摇头,身旁的青年正想着他心中的姑娘喋喋不休,但他却一句都听不进去。
卡米尔究竟是怎么想他的,是他的王?他的哥哥?还是……
“该死的。”从前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他在做出行动之前要考虑这么多东西。
“那么,在下就先告辞了。”问声雷狮抬眼便是岔路口,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们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餐饮区和休息区的分界处。
“你……”安迷修欲言又止。
雷狮眯着眼睛看向他,他却摇了摇头闭上了嘴巴转身就走。
卡米尔和佩利他们已经在餐饮区了,因为今日雷狮少见的赖床又没人敢,不如说没人想去叫醒。
他这种多动症患者安静一会甚是难得。
雷狮去打餐的路上也还是在想着安迷修的话,也许多照顾卡米尔一些,便能更像是恋人。
他回来将一杯牛奶放在卡米尔面前“多喝点牛奶,好长高。”
卡米尔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雷狮,沉默着握住杯子抿了一口。放下杯子伸出舌头舔去上唇留下的奶渍,说了句谢谢。
雷狮觉得自己的直男关心似乎是奏效了,揽过卡米尔的肩膀揉乱了他的短发。
大哥,你让我好好吃饭行不行。实际上卡米尔因为刚才雷狮突然的举动差点被嘴里的面包呛死。
帕洛斯一边从佩利盘子里抢走一块肉,引得他一阵牢骚,一边半垂着眼看着他们两人。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雷狮为了照顾到卡米尔,做尽了各种努力。
他吃完饭给卡米尔擦了嘴。
他跑去买了卡米尔最喜欢的蛋糕。
他帮能浮空的卡米尔取下了放在高处的书。
他说天气冷把卡米尔的围巾紧紧的系在他脸上。
他为了从根本不强的敌人手里保护卡米尔而乱了阵型。
佩利和帕洛斯看着脸已经黑的像煤炭一样的卡米尔,开始慌了。
“大哥,今天晚上来我房间好吗?”卡米尔的嘴被闷在围巾里,声音比以往更沉了,不过原因自然不只是围巾。
“嗯,行。”雷狮在心里窃喜,别看这小子平时一言不发的,果然还是喜欢被关心的嘛。他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完全错误的答案,还为此沾沾自喜了起来。
夜幕降临,雷狮揣着那么些许的期待敲了敲卡米尔的房门,就算是他也不会对未成年下手,但进入喜欢的人的房间这种事果然还是令人小鹿乱撞,这种心情也是最近才出现的,从前的他们不知道多少次的相拥而眠,却从未有过丝毫的紧张。
门开了,接着一声巨响门被狠狠的摔上雷狮的背也撞在了门上。又是砰地一声,一只小手拍在他脸边的墙上。
卡米尔正抬头瞪着他。
“大哥,我应该说过许多次了,我不需要你那种照顾。”他深深吸了口气,毫不服输的瞪着那双紫色的眼瞳“我不是小孩子了。”
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反应,雷狮有些发愣。
“我以为我们终于是平等的了,我也有了喜欢大哥的资格。”卡米尔咬了咬牙,小小的肩膀有些发抖,他的头勾的很低,脸几乎埋进了红色的围巾。“所以才和你交往了,然而你却比以前更加变本加厉的用对待小孩子的方式对待我。”
“不,等一下,先告白的人是我,态度没有任何变化的人是你,为什么说的好像是我不喜欢你一样?”雷狮握住卡米尔撑在墙上的手腕,低下头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卡米尔别过脸却被捏住下巴将脸抬了起来,力道有些大,让他皱起了眉头。
他就那样垂着睫毛半遮着海蓝色的双眼,也不看面前的人,等他把对话继续下去,现在比起情绪化的大倒苦水,还是听对方把心声传达之后再做判断要更为明智。
“卡米尔,你还是什么都不明白。”雷狮见他垂着双眼不肯看他,索性松开了他的下巴,双手插兜靠在墙上俯视着他。“说是交往了,我们的相处方式和从前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吗?你答应我的告白不过是和从前一样,把我当成大哥,做些自我牺牲。”
“反正你就是这样,从来不拒绝我的要求。”
雷狮像是感到了无趣一般的撇着嘴,就这样被卡米尔壁咚着,看向了窗外、或是什么更遥远的地方。
“……明明是大哥根本没有认真想过我的感情。”卡米尔将有些酸的胳膊放下来,扯了扯围巾走到床边坐下。他抬起脸,有些长的刘海向后滑露出了宝蓝的双眼,那眼瞳正映着不愉快的青年的面孔。
“大哥从来都不是我的哥哥,我从小就喜欢你。”少年的声音十分平静。
“你所知道的从来都是一个单相思着你的我,而非你的兄弟。”
雷狮不由得张大了双眼,他面前的少年微微握着拳毫不回避的盯着他,他知道卡米尔虽然常常对自己的需求有所隐瞒,但却从不会对自己说出有半分虚假的话语。
他微微垂下眼皮忍俊不禁,走上前将张开双臂将卡米尔抱进怀里。
他追求的是与心爱之人的平等,拼了命的让自己变强、想和他一直仰望着的人站在相同的高度,俯瞰同样的风景。
这正是他的爱情表现形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