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艾·高三陷入死亡

这er小艾(筱艾)
我高三了大家再见(我怕是要淡圈了)
渣画渣文嗯基本上是一个节操粉碎机。
开学了我更加咸鱼了。
叫小艾就可以了!【敲黑板】
凹凸:安艾,雷卡
小英雄:切爆,出茶,尾叶,以及all爆,实际上除了胜茶和胜出都能吃,只是不产。
本命是切岛。
APH:all英all,很博爱的
阴阳师:晴乐,博狼,夜桃
是个在少女心和腐女心之间游走的智障 (๑•̀ω•́๑)

夜桃·归㈢

·cp夜桃(我的邪教推广之路)
·桃樱友情场
·ooc有,小心食用
·小学生文笔



“本大爷不会同意的!”夜叉握住桃纤细的肩膀,一双妖艳的凤眼直勾勾的瞪着她。
“我怎么样都与你无关吧,这是我自己的事。”桃拍开他的手,走到樱身边继续安慰她叫她不要害怕,她不会变成那种可怕的牲畜的。
她的手腕突然被温暖包裹,身子也向后倒去,身后就是他的怀抱。他狠狠的捏着她的手腕,几乎要将它折断。
“是与本大爷无关、但这与你有关吧?为什么那么不珍惜自己呢!”他的声音低沉勾人,却被怒气填满。
“但是她比我更重要。”桃小声的回答身后不知为何气的面红耳赤的男人,手腕上的力度也渐渐弱了下来。她转过身看着他莞尔一笑,握了握他的手。“谢谢你为我担心。”
夜叉这下是彻底没了抓住她的力气,他真的看不懂这个女人了。她会留下一个危险的恶鬼在身边相处,她会等待着一个几十年回来一次的友人,她会为了这个友人献出自己的一切。但她这为了重要之人的话,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的想法,他是百分百否定的。但他却想不到怎么样才能阻止她。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如此的为桃着急上火,但他不想去深想,他告诉自己他只是不想自己的猎物被抢了,仅此而已。
“哈——呼——”他深呼吸之后抓住正要走到樱身边去的桃的手腕“你怎么样都要帮她的话,我来承受她的妖力。”
“……别开玩笑了,你和她才是真正的陌生人好吗?”桃苦笑着说到,甩开了夜叉的手。
“但是本大爷和你不是。况且现在要冒险的不知死活的蠢女人是你。”但他现在的话桃一句也听不进去,他继续说下去的话连樱都会放弃这个咒术,她获得更大幸福的机会就会就此丧失。桃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她牵起樱的手向门外走去。
夜叉也不拦着她,只是跟在她身后不慌不忙的继续说到“本大爷虽然不吃人,但是杀过不少了、如果接受妖力的是本大爷发狂的可能性更小。”
“别说了…不能让你冒这个险。”桃停下脚步转身捂住夜叉变得喋喋不休的嘴,轻轻摇了摇头。她的眉头已经搅在了一起,她是怕自己变成怪物、但是更怕让他人因为自己变成怪物。
“如果你用复苏结界在旁边辅助的话,发狂的可能性会大大减小,所以还是我来吧。”夜叉轻轻拿开她的手,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有多么温柔,他本来是个嗜血的恶鬼,但他珍惜的他一定会保护好。他已经急得连平时那不可一世的人称都忘记了,只想桃对他点点头。
桃当然能领会到他想帮她心意,但是还是不想答应,毕竟这会让他陷入险境。
“只是可能性大大减小,只是这样的假说能让我信服吗?”桃用厉声呵斥来掩饰自己动摇不堪的内心,她真的讨厌这个男人随随便便的对自己好,就像…忠义对樱一样。
“如果你不信的假说,那就信任本大爷吧。本大爷向你保证、会平安无事的。”夜叉坚定的声音叫她乱了分寸,如果他再这么说下去,她可能会因为他而放弃樱的幸福。她不允许自己因为一个才认识没多久的恶鬼就变得软弱到无法给她深爱之人幸福。
他看桃还在犹豫,心一横,将锋利的枪指向了在一旁消化这一切过于突然的信息的樱,嘴角微微上挑,轻浮的、凄艳的笑便浮现在他俊美的脸庞上。
“不然,本大爷就只有杀死这个女人了。”他回想起了自己的最初目的,桃不过是他一时兴起的玩具,但这个玩具既然已经变成了爱物、就要不择手段的将她拴在身边。如果得不到就毁掉、而且即使是毁掉,也要他亲手、或者是因他而毁灭。向这种为他人牺牲的老好人的行为,的确是桃的作风,但是夜叉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樱盯着眼前的尖锐全身颤抖,她捏着裙子咬着牙生怕自己发出声响会激怒这个已经临近疯狂的妖怪。
桃意识到夜叉是认真的,他原本就是个可以随意屠戮生灵的嗜血的魔鬼。她因为和夜叉平安无事的相处了几个月,她心里他那初见时令人不寒而栗的模样已经被塞进了某个看不见的角落,他被她描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犬的模样,也就是她忘了他其实是一只恶狼的事实。但他如今的模样又唤醒了她的恐惧、即使她明白他是为了自己,却还是忍不住的后退了两步、因为她更清楚,他下得了手。
“……我知道了,布阵吧。”桃深深的叹了口气,她走到他身边,抬起脸凑到他耳边“你若是癫狂了,我也绝不弃你而去。”
语罢她便走到了被刚才夜叉那副可怕的模样吓得浑身冰冷的樱身边,桃握住她的手,告诉她不用怕。她那犹如春日的艳阳天的笑容温暖着她的友人、也诱惑着还不肯承认自己感情的男子。
“对不起……都是我……”樱低下头撇过眼睛,她方才是故意一言不发的。樱一开始无法做出抉择,是选择她与忠义一世的安居乐业和摆脱长生不老之苦,还是选择继续着这长久的生命保住桃的性命。正当她犹豫之时夜叉像个救命稻草一般的出现了,如果是他来进行咒术的话,两个目的都能达到了,再者他本就是个杀戮成性的祸害,趁他失去理智将他祛除正好。
虽说她看着桃的模样…总觉得她和这恶鬼的关系不一般,但正因这样,她才更要除掉他。桃对这种祸患动了真心的话、到最后受伤的一定是她。
“不用道歉,只要你能幸福,怎么样都是值得的。”桃紧紧的握住樱的双手,眼泪都快要涌上眼眶了,想到她能与真心爱慕的人白首偕老,就仿佛自己也获得了幸福一般。
“行了,快施咒吧。”夜叉不耐烦的说着,快步走过他们身边向桃林的空地走去。桃也慌忙挽住樱的胳膊跟上去。
她们赶上了夜叉的脚步,他丢给樱一根掉在地上的桃树树枝,又向她伸出手一副快给他什么东西的模样,眼中的敌意更是一目了然。樱自是明白的,她将手中的法阵图纸给了他一份,自己也在地上画了起了,毕竟这是个多人使用的法阵。
桃站在一旁双手合十,担心的看着他们。他们很快就完成了法阵,两人分别盘坐在自己应在的位置,口中咏唱着繁琐的咒语。桃也慌忙为他们张开了复苏结界,原本因为已经过了时节而凋谢了的桃花一瞬间争相怒放形成了桃红的烟云。
樱红的风如丝带一般从樱的全身上下冒出,立刻像是软鞭一般袭向了夜叉,他感觉口中正被可怖的腥味充斥着,他尝过的、那是溅在他脸上的人血的味道,不适的感觉叫他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身子变得沉重不堪摇摇欲坠,原本俊美妖艳的脸变得狰狞。大股的妖力在他身体里肆虐,仿佛要将他的五脏六腑绞成血糊糊的肉沫一般、生不如死。
但微弱的却极致温柔的芳香的妖力正在尽力的保护着他,桃的复苏结界原本是连起死回生都有可能做到的强力的妖术,可惜在这种自我牺牲的阵法中也只能起到微不足道的作用,不过这就够了。
因为信任着他的她,在等他的回应。
所以他无所不能。
——TBC——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