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艾·高三陷入死亡

这er小艾(筱艾)
我高三了大家再见(我怕是要淡圈了)
渣画渣文嗯基本上是一个节操粉碎机。
开学了我更加咸鱼了。
叫小艾就可以了!【敲黑板】
凹凸:安艾,雷卡
小英雄:切爆,出茶,尾叶,以及all爆,实际上除了胜茶和胜出都能吃,只是不产。
本命是切岛。
APH:all英all,很博爱的
阴阳师:晴乐,博狼,夜桃
是个在少女心和腐女心之间游走的智障 (๑•̀ω•́๑)

。画着画着脑子里突然出现的
。不是w学院,因为是随便的摸鱼所以我也不知道具体设定
。好多蹩脚的对话真的是、我好慌
。两个傲娇的故事,食用愉快( ´▽` )ノ



放学之后,学生们都三两成群的说说笑笑的踏上了回家的路,只有可怜的学生会长亚瑟·柯克兰还在为一些琐碎的工作操心,而不得不留在学生会室里处理着落成一座座小山的文件。他写完一份文书,撂下笔靠在椅背上闭上双眼捏了捏睛明穴,又坐起身来接着工作。
清脆的敲门声有节奏的响了三下,梳着双马尾的女孩推开门走了进来。她单手抱在胸前另一手推了推眼镜“亚蒂,快一点结束你的工作,我们该回家了。”
“如你所见,我还有堆的像山一样高的文件要看,我亲爱的罗莎小姐。”亚瑟一边加快写字的速度一边不满的冲她撇了撇嘴“你这么急着走,自己走不就好了,我也没有特别想要挽留你。”
“哼,我只是回家不想自己背书包而已,别擅自误会些什么。”罗莎一边说着一边随意的将肩上的包丢在了旁边座谈用的沙发上,逼近了亚瑟抽出他桌上的一张文件顺势一推他坐着的转椅叫他与桌子间有了可以够自己站立的空隙,接着低头看了看他随意分开的两腿在椅子上留下的空地,没有多说什么就坐了下来,佯装看手上的文件。
“嘿,你这是做什么?”亚瑟的脸颊泛起了浅浅的水红,推了推罗莎的肩膀。
“我只是想坐在这里,怎么不行吗?!”罗莎的脸似乎比亚瑟还要红的多,有些忸怩的捏着裙子,身子微微缩着。明明是进攻的人,却还这么害羞怎么能达到效果呢。
不过幸亏对方的性格,和她一样麻烦、甚至是如出一辙,他当然会明白。她现在不是因为他就野球部的问题最近与艾米丽的交谈多到不自然,就是因为这段时间他实在是忙的不可开交而有时会忽略了她笨拙的心意。亚瑟深知自己“理”亏,便由得她去了。双脚在地面上一滑,借着反作用力将椅子退回了桌前,张开双臂将身型小巧的罗莎环在怀里继续写着他的文件。
怀里的人也只是发出了似乎在说“算你懂事”的鼻音,便像只乖巧的小猫一样安安静静的窝在他怀里放下了刚刚拿起的文书。一面感受着他的体温一面呆愣愣的望着桌面,这么惬意的话变得瞌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所以亚瑟很快就感觉到了怀里原本前倾的娇躯像他的颈窝靠近,温热的吐息打在他脸上痒痒的。他为了防止睡熟了的她因为没有意识而被重力带着滑下去,便将手放在她的纤细腰间更加搂紧了一些。他又低头看了看熟睡着的她的脸,想着不要因为她靠在自己怀里而蹭花了眼镜,便顺手为她取下。
“柯克兰同学,关于之前的事……”本田菊很不是时候的轻声推门而入,于是便看见了他们亲爱的学生会长明显正在进行男女不纯交往的动作。他嘴角抽了抽,似乎一时想不到该说些什么,总之微笑就可以了吧。
“嘘——”亚瑟将食指抵在微张的唇边,微笑着示意菊小声一些。
菊表示他现在内心有一群穿着黑袍子的人举起了炽热的火把和锋利的镰刀。但他还是决定还是快点讲完出去的好,毕竟一直这样打扰人家,真的不是他一贯的作风。
什么都不知道的罗莎一边向亚瑟的颈窝蹭去,还一边呓语着,内容大约是什么“亚瑟…最喜欢你了什么的才不会告诉你呢……”之类的话。菊感觉自己的作为一株单身植物,脆弱的内心深沉的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同时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亚瑟的脸也渐渐浮出了淡淡的红色。于是便在菊开口之前先将他支走了。
外面的路灯都亮了起来,亚瑟他才好不容易做完了他的工作,怀中的人似乎还是没有要醒来的迹象。不过的确这个别扭的女孩这样安静的在他怀里的时间实在是屈指可数。亚瑟低下头轻轻地在她的发间、额头落下细致的吻,温热的吐息扑的罗莎痒痒的,于是猛地醒来并睁了眼。两双翠绿色的眸子的相对叫亚瑟像只受惊的鸟一样抬起了头。罗莎也是红透了脸,原本在他怀里酣睡就已经很羞耻了、喜悦和害羞交错着冲上了大脑,将她的理智冲的一塌糊涂。
所以她才会主动的将自己的唇吻送上去,虽说只是啄了一下就立刻离开了。
“哼,这是一点点小奖励。不要搞错了什么!这只是我大发慈悲了而已哦?”
“我也只是看你偶尔这么乖…绝不是觉得你可爱什么的!”
两人望着对方都变的像番茄一样的脸,到底还是端不住架子的忍俊不禁。罗莎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度数并不高的眼镜,迈步走到门口回头冲着亚瑟一笑。
“我们走吧?”
亚瑟先将自己的书包挎在肩上,又拎起了罗莎的书包走到她面前轻轻的鞠躬并伸出了手。
“都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必须小心,只是因为你危险的话我也很麻烦、并没有别的意思哦!”
她握住了他伸出的手,可以感觉到他安心似的舒了口气。
“我也只是怕碰到坏人之类的、绝对不是因为想和你牵手什么的!是为了我自己哦!”
他们回家的路途,也在满满的傲娇气息中结束了。
--end--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