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艾·高三陷入死亡

这er小艾(筱艾)
我高三了大家再见(我怕是要淡圈了)
渣画渣文嗯基本上是一个节操粉碎机。
开学了我更加咸鱼了。
叫小艾就可以了!【敲黑板】
凹凸:安艾,雷卡
小英雄:切爆,出茶,尾叶,以及all爆,实际上除了胜茶和胜出都能吃,只是不产。
本命是切岛。
APH:all英all,很博爱的
阴阳师:晴乐,博狼,夜桃
是个在少女心和腐女心之间游走的智障 (๑•̀ω•́๑)

晴乐·梦
·小学生文笔求不嫌弃
·ooc有(土下座)
·晴乐
·刚玩阴阳师还没看几章剧情所以很多地方奇怪的不要介意
那么各位准备好辣眼睛了嘛!


晴乐·梦
自上次的巫蛊师骚乱之后,神乐的每个夜晚依旧被令人胆寒的漆黑噩梦占据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定要逃,明明只是一个意义不明的声音,就让她如此慌乱不堪,那声音就像是、要将她从晴明身边掳走一般。她不怕这声音的主人会将自己千刀万剐,只怕会因为她而伤到晴明。
神乐不希望他担心,每天依旧是围着他转,看他感到困扰的表情,感受他抚上她发丝时手心冰凉的温存。这样普通的日常另她满足,也另她如此的心慌。
她最初是感谢着晴明的,他为失去了记忆只会在雨中瑟瑟发抖的她撑起了伞,他会轻轻的抱起因为恐惧而变得暴躁的她,他向迷失在黑暗中的她伸出了骨感分明的手。所以神乐才会一直在他的身边,陪伴着这样为她着想的他。
可最近的心情不知为何越来越奇怪了,他和八百比丘尼畅谈着占卜,狐狸般狡黠的眉眼间露出的浅浅的笑意,不知为何叫神乐心烦意乱。究竟是为什么,多一个人可以成为晴明的助力难道不是值得高兴的吗?
神乐真的快疯了,连夜被噩梦折磨,原本唯一确信的情感也变得暧昧不清,她开始厌恶晴明那宠溺的眼神,开始厌恶他想摸小白一样的触碰自己的发丝,开始厌恶晴明和八百比丘尼谈笑风生。
“神乐?怎么了,闷闷不乐的。”肩头被冰凉的指尖轻轻触碰,抬眼瞧见的人高挑纤细,慵懒的声线撩拨着神乐的每一根神经。她摇了摇头,发上的金鱼饰也摇了摇,没有作声。晴明皱了皱眉,坐在她身旁低声道“别瞒了。”
“…只是、没睡好而已。”神乐别过脸,她不想看见他的双眼,如果正视的话,她一定会完全陷入混乱吧,毕竟、那是她最喜欢的人,是值得她献上一切的人。
“噩梦吗。”不是疑问,他怕是早就猜到了。神乐不知道的是,晴明最近与八百比丘尼的话题,正是关于那一直纠缠她的噩梦,他的脸上原本就少有表情,他认真的模样被神乐看做是在轻笑。
她不想说话,却还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那你睡的时候,我陪你吧。”晴明稍作思考,将极易使人误会的话语说出了口。
曾经他眼里神乐不过是个令人心疼的小孩子,是个和他一样失去了记忆的、无助的孩子。可自她帮他挡下犬神的刀的那一天,这份感情似乎就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但这会带来强烈的欲望的,让一向克制的他变的无比贪婪,甚至想占有那姑娘全部。他不能那么做,所以只好把她当小孩子。他自以为这是唯一的选择。
神乐听了他的话,心中酸涩与甜蜜交织成一片混乱,为晴明的关心而雀跃,为他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话而失落。果然没被当作女性来对待。
“对未嫁的女孩说出这种话!你这衣冠禽兽。”
低沉却带着无可抑制的怒火的男声打破了方才的沉默,源博雅锐利的双眼恶狠狠的瞪着晴明,似乎要将他生吞活剥。
“晴明只是在担心我,你的话太过分了。”
神乐替晴明看向了源博雅,心情却比语言要复杂得多,既然都没有将她当作女性,何来衣冠禽兽一说?
“——!你太护他了…”
源博雅一向拿神乐没辙,他了解她的喜好有时胜过晴明,他对她好到就像是…他们有血肉亲情一般。源博雅终于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留下了一句“注意分寸”就匆匆离开了。
“…他说的对,是我鲁莽。”
晴明舒了口气,他看着神乐比与他交谈之前更加难过的神情,他怎么会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哪里是鲁莽,分明是精打细算的在试探她是否与自己一样有着不该有的心思。他多么希望她没有,一切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的胡思乱想,他们那样互相依赖的关系一旦发生改变,就再也无法回头了。他又多么希望她有,这样他便能堂堂正正的将这香软的少女困在自己狭小的怀抱中,让她的眼中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
“不,我很高兴。”她糯糯的嗓音轻颤着说道,嘴角扯出勉强的笑,轻轻揪起他一点衣袖,“我想晴明陪我。”
孩子便孩子吧,不如就利用着他这将自己当作小孩子的想法,把他拴在身边。这点小心思也被那双狐眼轻易的看穿,嘴角浮出不易察觉的笑意。
如往常一般,晴明静静地练着毛笔字;如往常一般,神乐倚着他的肩膀摸着小白茸茸的脑袋,如往常一般,八百比丘尼意味深长的注视着他们两个。可唯一的不同,就是安倍晴明这一向清高的阴阳师今夜会在一未婚的妙龄少女房中度过。
夜晚如约而至,除了守在小姑娘床边的晴明和因为心上人在身旁而辗转反侧的神乐无法入眠以外,所有人都在甘甜的梦中酣睡。
“睡不着?”晴明坐在神乐床上,轻轻将她的脑袋向自己腿边搂了搂。她捉住他略带凉意的手,轻笑着阖上了双眼。
没必要再贪心些什么了,至少此刻,这双手的温度只是神乐一个人的。
就这样浅笑着,去到那个梦魇中吧。
神乐嘴角的弧度渐渐的消失,细密的汗珠顺着好看的脸部线条滑落在床单上,眉头紧锁,原本握住晴明双手抱住了自己正在发抖的纤弱身躯。
“救救我,晴明…”呓语从樱唇中溢出,他听到自己的名字,心中的骚动越发无法抑制。
她是他的,只能由他保护。
晴明放下常在手中摆弄的折扇,摘下帽子散开银发,掀开他帮神乐盖的严严实实的被子,将那对于自己来说过于娇小的少女完完全全的埋进怀里。
“别怕,我在。”
神乐梦中深不见底的黑暗中破出一道晃眼亮光,她看不清光亮的源头,可她知道这一定是她最爱的人与她的、唯一的救赎。
她放开了禁锢自己的双手,拥抱了那个正环着她的男人,抓紧了他的背后,既然是梦,那就遂了自己的愿吧。
清晨细碎的阳光透过房间浅色的窗帘洒在地板上,窗外的樱花树上停着的鸟儿赞颂着世间万物,床上的两位美人夜晚相拥而眠而造成了衣衫狼藉。
无论谁看了都一定会误会吧,谁信他们真的只是普通的睡眠。
“…晴明!!!”神乐先睁开了双眼,发现昨夜梦中的那人现在真的抱着自己,不禁小声的叫了出来。她立刻挣脱他紧紧困住自己的双手,缩到了床的一角,视线不知究竟看向哪里是好。
“神乐…”晴明被她的动作惊醒,发觉到自己昨天在她床上睡着了之后一向不做过多表情的他脸红了个彻底。原本只是想让神乐冷静下来,可他却沉浸在她温暖的体温中失去了意识。
“晴明…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硬要你陪我什么的……”她的道歉还没说完,就被他抓住手腕扯到怀里紧紧的拥住。
“我娶你。”
“?!你说什么…?”
晴明的狐眼对上神乐的杏眼,认真而炽热。
“你什么都没有对我做,不需要负责!”神乐想要从他的怀中逃出来,她眼里晴明的这句话不过是因为对自己的愧疚和他天生的责任感才出了口。可他的力度却越来越大,无法挣脱。
“你不过是将我当孩子宠!不要…耽误了你自己的终身大事…”神乐不小心将多日困扰她的话脱口而出,音调也渐渐的低了下去,现在她只恨周围没有一个可以让她钻进去的地洞。。
“曾经是。”晴明放开像是个受惊的小兽一般的神乐,也许是她现在神经过于敏感,她觉得他的视线似乎在灼烧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肤。“但现在,你是我日思夜想的人。”
神乐已经惊的彻底失去语言了,自己疯狂的思念的人现自己一步诉说着满溢的爱意,暧昧不清的关系被他一句话撕得粉碎。脑子已经无法做出任何的思考,将一切交给了最初的本能。她扑向晴明,嚎啕大哭。
晴明将这如果稍稍用力就会折断一般的少女,裹在怀里。透过散乱的银色发丝,可以清楚的从那双眼睛发觉他此刻有多么的幸福。
如果这也是梦的话,就请永远的迷失其中不要醒来吧。




晴乐啥的真是太可爱了!然而同人粮好少、自己再不动手就要饿死了__(:з」∠)__

评论(19)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