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艾·高三陷入死亡

这er小艾(筱艾)
我高三了大家再见(我怕是要淡圈了)
渣画渣文嗯基本上是一个节操粉碎机。
开学了我更加咸鱼了。
叫小艾就可以了!【敲黑板】
凹凸:安艾,雷卡
小英雄:切爆,出茶,尾叶,以及all爆,实际上除了胜茶和胜出都能吃,只是不产。
本命是切岛。
APH:all英all,很博爱的
阴阳师:晴乐,博狼,夜桃
是个在少女心和腐女心之间游走的智障 (๑•̀ω•́๑)

阴差阳错(下)

cp:安艾(王子安×公主艾)
最后一章了我终于写完了,埃米的出场莫名多?ooc炸裂。@帅炸天的炸丸 
安艾那么好。
前面的两篇戳我头像吧各位。


许久没见到的埃米走到艾比的宫殿前,也不叫宫女通报便径自走进了她的房间。她正摆弄着插在花瓶中的几多粉百合,姐姐安静的时候的的确确是个美人。埃米在心里想着。
“我们的边界受到了侵犯,敌军愈发猖狂…”他等她抬起脸看他,接着瞪着她的双眼说了下去“为了鼓舞士气、我也许会上战场。”
刺耳的碎裂声划破了空气,她手边的花瓶变成了地板上的七零八落的瓷片,百合的花蕊也被水浸湿。仆人怯怯地站在一边不敢来清扫。
她想撑着桌子站起来而前倾着上半身,双眼紧紧盯着埃米,他毫不躲闪的直接回应着她的视线,在嘴角勾勒起微妙的弧度、用笑容告诉她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来自西边的威胁国王确实是注意到了,所以才会急于和安迷修的国家结盟,军队建设过于薄弱的他们必须借助骑士之国的军事力才有可能存活。然而除了经济利益以外他们没有任何筹码、但前方战事紧急,怕是等不来谈妥这埃米就要被派往地狱。
然若是发生战争,维持秩序的军队被抽离,这贫民窟中有些失了良心的恶徒便会像水瓶底的渣滓一样,因激荡的波纹泛到表面上来——在出兵打仗之前必须铲除祸患。
她是想阻止他,可又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资格呢?她不是不知道,自己与他同时出生时就决定好的命运。他是将来的王,背负一切的荣光与罪恶,而她则因他的温柔而在保护之下骄纵任性。虽然他总是笑话她愚笨,嫌弃她的霸道,但他也永远是第一个站出来保护她的人。
艾比紧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她捂着脸用力摇了摇头。
埃米明白,他再次强调了不用担心他,就走出了她的寝室。
他还没走出门,国王的近臣就像是有狼追赶他一样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她的寝室,他身后匆匆赶来了一群想将他拦在宫门外的仆人,外臣是不允许擅自进入里宫的,作为老臣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埃米刚想呵斥他,艾比就摆了摆手,看向扑倒在她脚下的臣子。
“怎么了吗?”
“骑士之国的王子承诺,只要您能答应与他成婚,便立刻派兵!陛下他还在犹豫,现在只能求您了!”
艾比近乎停止了呼吸,她抓紧了裙子强装镇定瞪着大臣。大臣察觉了她的动摇,方才在冲撞着想进来的时候埃米恰好想出去,她应该是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他们姐弟关系那么好,她一定舍不得埃米上战场。大臣决定在这里赌一把。
“埃米殿下便不必亲征!”
她的嘴唇微微颤动了。他发现了。
“住口!难道我会怕上战场吗?”埃米立刻挡在艾比与大臣之间抬起右臂护住艾比,他眯着眼睛看着大臣,心里暗暗骂着,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艾比有多么的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打从他们懂得恋爱的那时起,他便承诺绝不会让她变成为政治服务的被随意丢弃的道具,让她与所爱之人白头偕老。
“埃米…我去见父王……”她提着裙子站了起来。
“姐姐!我真的可以的!你不能…”“闭嘴!”
他的话被强硬的打断,张大了双眼看着艾比。她微微踮起脚尖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他愣住了,他第一次注意到他的姐姐是个独立的人,不是必须他来保护的脆弱的温室花朵。
艾比站在大殿门口等待觐见,仆人弓着腰走到她的面前,告诉她国王允许她进去,又悄悄的说现在国王的状态不太好她最好小心。
“父王。”她捻裙屈膝行了个礼,走到国王旁边的作为坐下。
“……你怎么想?”国王看了她一眼,又撇开了视线。
“没什么不好,听闻那王子是个不错的人,也符合身份。”她提高了些音调。“我觉得是个不错的…归宿。”
“你也愿意的话,我自然是赞成的。”艾比再心中笑到不愧是父王,那大臣能冲进她的寝室怕也是他安排好的,他怕落人话柄,所以只等她为了弟弟来求他让她出嫁,老奸巨猾,她却没理由怪罪他什么。国王为了国家、为了下一代继承人用些手段,无可厚非。
更何况,这次轮到她来保护重要的人了。
她出了国王的们,走向花园,她一直与安迷修见面的花园。
他早早就等在了树下,他看着树冠,回想着公主翩然的身姿露出了笑容。她大步走向他,抬腿踹了他的膝盖一脚。他吃了痛,回头看她。双眼没了平时的光彩,他将手伸向她的脸颊,这次她难得的没有躲开的打算。
“你们的王子真是卑鄙呢。”他的手僵硬在半空中。
“想要一个可以威胁的人质所以向我求婚,真是厉害。”她的声音冰冷。
原本打算告诉她真相的安迷修犹豫了。他向国王提出的要求有两个,一是将贫民窟中无罪的多余的劳动力发配到他的国家来服修筑城墙的徭役,若是虐杀成性的恶徒便不是他的管辖范围了;二是将艾比公主嫁与他做王妃。
他无可救药的爱上了面前的少女,然而她却在为要与他结婚这件事而伤心难过。
“无视他人的心情…我明明有喜欢的人了……”艾比咬着下唇,用快哭的样子颤抖着声音挤出一句话,让安迷修的脑子嗡嗡作响。他真想知道那个幸运儿是谁,能得到她的青睐。
她偷偷的看着表情惊愕的安迷修,心里一边暗暗骂着他这个木头为什么不明白她的意思,一边又庆幸着他是个木头不明白她的意思。她真的想扑在他怀里告诉他她喜欢他他才是她想嫁的人,要他带她走,一生在一起。然而她不能。若他也喜欢她,要带她走她也不能。
她舍不得弟弟上战场,他不能违背他的君主。
她用泪汪汪的双眼等着他,苦涩让她的眼睛感受到一阵阵的疼痛,但这一切都敌不过心脏被揪紧一般的窒息感。
“你滚,我不想见到你们这群卑鄙的混蛋!”
安迷修刚想开口解释,她便又是一个恶狠狠的滚字。
“对不起……”他留下这句话,便匆匆的走了。
她看着他的背影彻底消失,浑身脱力跪倒在地上捂着脸止不住的哭泣。
没有喜欢的人在身边,浑浑噩噩的度过着出嫁前的时间。
出嫁的日子,她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她穿着的婚纱洁白纯净,上面有银丝绣的精致的花纹,她为郎君梳妆打扮,盖上轻盈的头纱,与他誓言一生。但现在她却只有哭的红肿的双眼和一颗被失望悲伤填满了的心。她不想去想那未曾谋面的青年是个什么模样,反正不会和那个呆头骑士一样好……她发现自己连心爱的人的名字都叫不出。
埃米看着她的车队从城堡中出发,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
她挽着国王的手臂,走向站在神父身旁的王子,她在红毯的另一头抬头悄悄瞄了一眼她即将交付一生的人,那熟褐色的头发,总让她觉得十分眼熟。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人,随着乐队奏响的乐曲一步一步的接近着他,越接近她的呼吸便越轻,看清面容的那一刻她近乎窒息。
安迷修端端正正的戴着王冠,注意到她诧异的眼神之后苦笑着看着她。他等不及国王那在他眼里蜗牛一样的速度,快步走到她身边接过她的手,牵着近乎石化的艾比走上了台,他握住她的双手,四目相对。
“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他顿了顿。“对不起,擅自嫉妒您喜欢的人,擅自向您求婚……不过您可以用一生来惩罚我。”
“您愿意让我用一生来守护您吗?”
他真诚的看着她,叫她脑内一片混乱,世上真的会有这么好的事,她喜欢的人也喜欢她,还能获得世界上最牢固的维系锁链,原本有多少的绝望现在就有多少的幸福。她挣开他的手扑进了他怀里。说实话安迷修在他的胸膛贴上她的脸之前,一直以为个性直率的她一定会狠狠打他一拳。
幸福来得太突然,他有些僵硬的环住她的腰。
“早说是你啊白痴……”“嗯?怎么了吗?”
啊这个该死的呆瓜耳朵也这么背。
她猛地抬起头与他对视。
“我愿意!白痴王子!”
——END——

评论(9)

热度(31)